全部都呆在龙帮的总部里面特别是已经是玄级中

想起,是该调查一下这一次的事情了,想到自己女儿的神情,慕容苍山一双眼睛也眯了起来,呢喃道:“叶潇啊叶潇,我倒要看一看,你是如何配得上我慕容苍山女儿的,要是配不上我的女儿,不管你的龙帮有多出色,都不要想染指我慕容苍山的女儿。”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千零九十七章 回归(上)
 
    十二月,天机市也进入了寒冬。
 
    白雪皑皑,整个天机市都披上了一层银装素裹,喜气洋洋,叶潇静坐在酒吧阁楼一个靠近窗户的地方,虽然现在还是白天,因为这里是叶潇发迹的地方的缘故,所以,即便是白天,这里差不多也是人满为患,无论是帮派成员还是一些商场白领,都喜欢到这个打上了叶潇标签的酒吧里面来厮混,买醉,最起码,在酒吧这种闹事率高得离谱的地方,这个酒吧还没有一个人敢闹事。
 
    因为叶潇来了的缘故。
 
    所以,整个二楼都空了出来。
 
    一个个酒吧元老级的服务员,都殷勤的给叶潇端来酒水和食物。
 
    已经在学校里面深造的苏小小,更是撑着头坐在叶潇的身旁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叶潇,道:“叶潇哥哥,马上就是年夜了,你要回家和家人聚会吗?”
 
    “聚会?”
 
    一直望着窗户外面的车水马龙发呆的叶潇,呢喃道:“过年了么?”
 
    “是啊!”苏小小点了点头道:“还有三天就是年夜了,酒吧也要给我们放一个星期的假,她们都已经买了很多的年货,准备好回家了,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上班了,以前,老板可舍不得放大家这么长的假,就算是大年夜,也要人在酒吧里面呆着,不过,今年不一样了,老板在酒吧可赚了不少的钱,大家私底下都在说,老板大发慈悲了,今年过年生意最好的时候,就停业一个星期,我们也都知道,这是叶潇哥哥给我们带来的好处,所以,一个个都是打心底里面感激叶潇哥哥。”
 
    叶潇微微笑了笑,想到家里面的妖娆她们,嘴角又是一阵苦涩。
 
    抬起头道:“在学校里面怎么样了?”
 
    听到叶潇问学校的事情,苏小小马上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,一直都是她说,叶潇坐在一旁听,无非就是一些小女孩的所见所闻,对于她来说,或许这样的世界才是最精彩的,不过,在叶潇的眼里,还真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了,不过,叶潇也很有耐心的听着苏小小将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一点一滴的说给他听,足足说了一个多小时,苏小小才将自己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叶潇听完,微微笑着道:“年夜的时候你准备去哪里?”
 
    “张琳让我陪她一起去她家。”苏小小笑了笑,露出一对可爱的小酒窝道:“叶潇哥哥,要不,你和我们一起去吧!”
 
    “我?”
 
    叶潇微微摇了摇头笑道:“我就不去了。”
 
    看到苏小小一脸失望的神情一览无余,叶潇轻轻叹息一声,这个张琳他也知道,是酒吧里面一个元老级的服务员,心里牵挂着妖娆的事情,让叶潇的情绪也变得低落起来,苏小小也知道叶潇掌管着偌大的一个龙帮,而且,龙帮好几战在天机市早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,就算是她不是一直重点关注着龙帮,这些事情也瞒不住她,心里还以为叶潇在烦恼龙帮的事情,所以对着叶潇甜甜的笑了笑道:“叶潇哥哥,那我就先下去忙了,有什么事情你就叫我吧!”
 
    叶潇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而现在的龙帮,早已经吵翻了天了。
 
    夏正淳,陈雪松一群龙帮的骨干成员,全部都呆在龙帮的总部里面,特别是已经是玄级中期境界的陈雪松,更是一脸霸气的道:“我已经决定了,今年带龙主去我们家过年,你们一个个要是不服气,就他娘的来和我打一场。”说完,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黑寡妇,尴尬的笑着道:“黑寡妇,你今年要不要回去?”
 
    “不回。”
 
    听到黑寡妇不回去的消息,陈雪松也松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如果说,整个龙帮,还有一个让他忌惮的人,无疑就是黑寡妇这个女人了,现在就算是他是玄级中期,而黑寡妇只是玄机初期,如果对上黑寡妇,她也没有半点的把握,甚至在气势上,早已经被黑寡妇给压了一头了,虽然他不想承认,但是心底也知道,自己的的确确比不上黑寡妇,夏正淳听完陈雪松的话,淡淡的道:“我已经给家里面的人说了,这一次要带龙主去我们家过年,陈雪松,别逼老子,马上把你安排去巡视我们龙帮的其他产业,让你狗日的年都过不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可是龙主的第一个小弟。”周凯撇了撇嘴道:“当初,龙主收我当小弟的时候,你们都还不知道在哪呢,所以,今年龙主要去我家过年。”
 
    “你算个球。”陈雪松撇了撇嘴,怒视着夏正淳道:“夏王八,你这是以权谋私。”
 
    “我乐意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些人争着要让叶潇去他们家过年的时候,黑寡妇也忍不住摇了摇头,她很清楚,这里争论不休的争论半天,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,直接起身就走了出去,正好碰到一脸兴奋的刘小刚,看到黑寡妇的时候,已经在龙帮算得上是一步步脚踏实地走出来的刘小刚先是一愣,随即笑着道:“韩姐,今年你过年去哪里?”
 
    “不知道。”黑寡妇微微摇了摇头道。